未來辦公⑤ | 工作模式轉型,重構未來辦公空間| 論壇回顧

設計周 家具展 2020年9月29日 17:05

未來的辦公空間應該是什么樣子?是無數的電子屏幕、全息成像?還是綠色植物環繞、溫暖舒適的“非正式社交”發生地?是更加集中,更加傾向于一個數字中央集權的城市?還是更加分散,散落在那些擁有時髦文化、精致環境的傳統城市?以上這些問題,正是后疫情階段產業、政府、設計師都在思考的“未來”問題,然而所有的未來實際上都是基于當下的認知才能建構起來。

《城市中國》研究中心(UCRC)在“未來社區”后,聯合(深圳)首屆國際工作環境設計應用展,共同對未來辦公的形態進行研究觀察,并通過展覽、論壇對未來辦公空間進行解構、暢想(展覽詳情見文末)。本文為“未來辦公”系列研究觀察之一。

8月21日下午,構建以未來為導向的辦公空間——首屆“未來辦公”論壇于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國際工作環境設計應用展”論壇區舉辦。本次論壇邀請了來自地產、設計、家具等領域的多位嘉賓,探討辦公空間未來的發展趨勢。

論壇嘉賓

Nancy Liu,M Moser穆氏辦公空間策略規劃總監

黃若虹,Vitra華南地區代理總經理

李寧,海太歐林集團執行總裁

朱子寧,WeWork南中國區房產開發事務管理部助理董事

論壇主持

崔國,《城市中國》雜志社營運總監

研究未來辦公本質是研究人,

而非技術至上

崔國(以下簡稱 崔):討論未來辦公,有三個方向:第一個是人,人的需求是第一位的;第二個是系統或稱制度,人構成制度,制度的不同導致了空間的區別;第三個是技術,商用領域的技術往往成熟度更高,在相對成型的新技術背景下(包含遠程視頻、VR、AR等),辦公空間如何轉變?首先,和國外相比,國內辦公人群對于辦公空間可能有一些特殊的需求,比如放外賣和快遞的空間設置在哪里?這是很現實的需求,這也是中國辦公空間設計與實際使用中面臨的一個普遍的問題——理想中對空間的設定豐富而美好,但投入使用后的現實往往骨感甚至混亂,同時中國人的需求也在不斷延展,而且迭代迅速。嘉賓們觀察到中國的客戶人群還有哪些特殊的需求?

Nancy Liu(以下簡稱Nancy):M Moser在做設計之前會先去了解企業員工的工作模式。提到國內和國外辦公環境的區別,西方的企業可能覺得可以帶狗來公司,可以在辦公司喝啤酒會很酷。而在亞洲文化下,我們通過企業員工調研發現KTV可以讓人放松,因為在唱歌時可以發泄心情。因此在我們設計的一個辦公空間中,我們讓員工投票,決定是否要在辦公空間里設置KTV。

黃若虹(以下簡稱 黃):我們一直在做歐洲的產品,我發現國內和歐洲最不同的地方在于中國很多企業會有午休,而午休需要床。我們的產品沒有提供午休的空間,所以這個問題一直在困擾我們。我們現在正在思考如何與中國企業對接。

以人性化辦公空間聞名的Google辦公室為員工設計了午休室(Nap Room)。(圖片來源/ ctvnews.ca)

李寧(以下簡稱 李):世界五百強公司中國企業已經占了133家,這133家當中有阿里、騰訊這樣的科技公司,也有很多傳統的國企,不同的企業可能有不同的需求。對于很多全球性的企業,企業管理層會走出去見識到國外優秀的設計公司提供的理念,優秀的家具公司提供的產品。他們回到國內,認知不斷迭代,對空間、家具需要如何打造,會產生自己的想法,這是被教育的過程。

朱子寧(以下簡稱 朱):辦公空間的本質歸結于人的需求,我想講講WeWork是如何將各位講到的點通過優秀的社區運營團隊進行落地的。我們在本土化層面做了很多適應,我們設計了更大型的會議室,適應中國人愛開大會的習慣;對于午休,我們設計了專門的午休室;另外也設立了專門的外賣點、快遞點。我們之所以做這些動作,是因為我們深刻地認識到對于千禧一代,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感情、互動需要通過空間去實現。這也是為什么疫情期間我們可以遠程辦公,但仍然需要實體的辦公室。千禧一代更加注重通過互聯空間實現自己的追求,我們希望通過創造開放多元的公共空間,幫助他們走出自己的辦公室,實現更多的追求,還原辦公人的本質。

WeWork為滿足各種類型會議的需求,設計了多種會議室。有些會議需要跨部門和級別的員工參加。這類會議需要一間大會議室。位于中國上海WeWork EBA中心的這間會議室可以容納十余人,并配備了視頻會議系統,方便團隊成員從外地撥入。(圖片來源/WeWork)

靈活辦公理念轉型空間設計

崔:朱總的發言恰好引出了有關未來辦公空間討論的第二個話題。人們在設計辦公空間時會傾向于設計那些利于“推動社交”發生的空間,并寄希望于由此激發員工創意,公司由此獲利。但實際情況是,當設計師設計出一個特別注重社交的空間后,會發現有一些空間在實際使用中,變成了某一部分小群體的專屬。這本無可厚非,因為建筑空間自古以來就具有一種專屬或者說私有屬性,并且在中國社會,往往只有具備了這種“私有”屬性,空間才可能具有活力。所以,在辦公空間內“推動不同人群間社交”的設計有可能是一個偽命題。

回到人以及辦公的本質上,原來的工作模式是上下級分明的科層制延伸閱讀:邊一個發明了返工② | 一切為了效率),這被認為不夠靈活,但完全顛覆到另一個狀態時,或許也不一定能激發創意,這中間應該有一個平衡。因為,如今在網絡上大肆被渲染的“別人家的辦公室”,在背后隱含了一個前提——員工是有創意的,而這種創意正是企業獲得新的產品、價值、收益的來源。因此這些企業鼓勵閑聊,倡導交流互動,因為那句“好的創意往往發生在咖啡館里”著實洗滌了眾多人的頭腦。但必須承認,目前國內還有相當多的企業并非處于這種靠創意獲取收益價值的產業類型,也不具備鼓勵創意的企業文化氛圍。因此,他們沿用傳統的科層制,但又提供了一種移植過來的適應扁平化人事結構的辦公空間形態,其結果必然是水土不服。

李:靈活辦公是和企業文化息息相關的。有些企業可能之前沒有這種文化,但想要轉變,比如說取消領導的辦公室,領導們都出來辦公。這樣的初衷是為了節省辦公面積,讓溝通更高效。但實際情況是當領導來到員工區辦公時,他周邊很大的面積沒有人敢坐,這實際上也是一種浪費。這還是和企業文化有關,企業是不是夠開放,這不是老板一句話決定的,而是要通過大量的調研。另外國內有一些科技公司在快速擴張,傳統的一字型工作位最后會不夠坐,只能不斷加人,導致走線很亂。如果家具公司設計的產品可以做到把工作位隨拆隨用,就能更加滿足靈活辦公的需求。

Nancy:很多辦公室雖然設計的初衷是靈活辦公,但員工每天來辦公室還是會坐在同一個地方,這樣的靈活辦公是沒有意義的。靈活辦公的意義在于給人自由的選擇,公司能否給員工選擇在哪里辦公的權利?員工能否選擇在家工作嗎?這才是靈活辦公的關鍵。

崔:靈活辦公首先得是企業文化的要求,然后再通過空間設計體現,而不是設計好空間,再推動空間里的人變成自由平等的狀態。我看到Vitra這邊的產品也不斷強調共享辦公和靈活辦公。

黃:靈活辦公是國際趨勢,也是科技發展的趨勢。在靈活辦公方面,我們的理念是把辦公室全部打通,像一個球場一樣。另外我們很多產品都是帶輪的,可以轉化成不同功能。比如把幾個帶輪的桌子拼成一個乒乓球桌。

Vitra作為全球辦公家具的潮流領導者,在辦公家具的設計上越來越注重移動性,創造性和靈活性,以滿足靈活辦公的需求。(圖片來源/workspacechina)

崔:關于靈活性,從城市的角度我們有一個更大的想象:可不可能有一天城市中所有的辦公空間都是開放和共享的?(在產業升級轉型的城市發展趨勢下,未來的辦公將是創意集聚的空間,“自由”、“共享”、“移動”可能是未來辦公的關鍵詞。延伸閱讀:未來辦公① | “時髦城市”的Idea經濟 )對于這一點,現在仍有很多人無法接受這種觀點和想象,但我們必須承認,10年以前,我們還認為共享自行車(哈啰、青桔等)、共享汽車(盼達用車、GoFun、立刻出行等)、共享居住(Airbnb)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可以大膽地斷言,共享辦公空間在技術實現上幾乎已經不存在瓶頸,唯一的阻力應該就是來自于認知的滯后和對資產增值的顧慮。國內某些公司的工作形態,比如視頻直播帶貨KOL的團隊,MCN整個團隊的人可能并不多,而且有一部分還需要經常更換城市、場所實時開始工作,在一個固定場地辦公的情景變少。對于這些企業而言,真正靈活的辦公空間和辦公方式是必要的。

朱:是的。針對這種靈活趨勢,WeWork作為聯合辦公和空間服務的全球領先者,如何將聯合辦公落位?落位之后將產生怎樣的改變?可以從實操的層面來探討。傳統的辦公室比如格子間,不利于跨部門之間的交流和溝通。而WeWork打通了部門間的隔斷,讓大家在同一個辦公室辦公。同時我們設計了更多的公共空間,鼓勵大家走出自己的工位,來到公共空間進行更多的交流,促進人與人之間的碰撞。比如李子柒的整個團隊就在上海的WeWork辦公,我們的的靈活辦公空間和多點位的布局正好滿足了他們團隊的需求。疫情之前我們做過調研,可能只有百分之十到十五的企業愿意選擇聯合辦公。這次疫情過后,我們發現更多傳統企業開始選擇WeWork,很多企業原本是想要通過WeWork靈活的租約來疏散人員密度,結果發現在WeWork辦公很舒服,所以不斷續約。

我們預計未來辦公空間的設計一定會更加的開放和包容,不管是平面上的設計,還是軟裝家私上的靈活性,靈活辦公在未來會成為主流,因為它體現了辦公空間去中心化的趨勢。傳統的辦公模式是“大總部大辦公”,一兩千人在一起辦公,現在則是“總部+分部”的模式,總部作為企業的精神標桿,引領整個企業的歸屬感,而分部作為不同業務條線各自發展,這樣有利于疏散人員密度,改善城市交通狀況,提升工作效率。WeWork同時在廣州和深圳做了很多城市更新的項目,幫助老工業建筑喚醒新的魅力,盤整土地的靈活性。

WeWork在廣州的城市更新項目——江灣商業中心,將位于珠江畔的一棟老舊酒店,改造為煥發活力的創造者社區,圖為WeWork江灣商業中心改造前后對比圖。(圖片來源/WeWork)

Nancy:我們提倡公司要有歸屬感,所以公司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盡管我們強調辦公空間在未來會變得靈活和共享,但它同時也要呈現公司的企業文化,進入這個空間要讓人產生歸屬感。我希望我進到辦公室,整個空間理念和我個人的理念是一致的。企業的辦公室要通過空間設計去支持自己的企業理念。而空間怎樣去支持理念,是我們在做設計時特別注意的環節。

M Moser參與設計的PayPal位于印度班加羅爾的辦公室不僅反映了PayPal的品牌文化,同時倡導了合作、創新、身心健康和包容這些管理層提倡的行為和價值觀。不僅反映了PayPal的品牌文化,同時倡導了合作、創新、身心健康和包容這些管理層提倡的行為和價值觀。(圖片來源/M Moser)

技術重構未來辦公空間

崔:未來可以分成兩個層級,“近未來”和“遠未來”。(延伸閱讀:“未來”的譜系)“近未來”可能就在三到五年內就可能實現,甚至一到兩年內就會有新的變化,比如在家具裝配上的更新。“遠未來”則可能會有更大的突破,但它不是完全沒有基礎的想象,而是基于今天技術的疊加。在《城市中國》先前的研究中,我們也注意到類似的技術趨勢,未來趨勢。例如,“光輝城市”(延伸閱讀:光輝城市:用科技改變社區認知),他們設想的未來,就是希望有一天,城市內所有的空間甚至是家里的廚房都可以拿來分享。這與剛才提到的辦公空間的共享思路一致,都是從總體上希望對城市空間更加高效利用的角度出發而進行的想象。

再往后的未來,辦公空間可能全是屏幕和感官系統。另一種可能是技術滲透到了生活里的方方面面,比如電影《Her》里,技術已經無處不在,但你完全感受不到技術在哪里。(延伸閱讀:未來辦公② | 技術給工作空間帶來什么?)李總能不能透露一些對于未來辦公的布局戰略?

電影《Her》中呈現的被技術包圍的辦公空間。(圖片來自網絡)

李:隨著5G技術的鋪開,未來辦公會達到一個新的層級,建筑、設計、家具,甚至采購的過程,都會有很大的變化。現在很多的大型工程項目,客戶還是喜歡去生產制造基地考察。而5G最大的優勢就是快,快了以后會形成很多連接。我們在湖北荊門打造的600畝智慧型工廠一旦全部完成,將會實現全面鋪開的5G型工廠,我們的客戶可以隨時隨地調取訂單號,去到任何一個想去的車間。我們和供應鏈也實現實時打通,客戶甚至能夠了解到原材料是從哪里來的。我們的產品要有好的體驗感,會在三個方向發力,第一是環保,第二是智能化,第三是覆蓋能力,我們不只覆蓋北上廣深這樣的大城市,而是全領域、各行業、全方位的覆蓋。

崔:可能每一位設計師在進行設計時,都會把智慧化當做一個特別重要的板塊。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目前提到的智慧化的內容,在不斷地刺激我們的感官,但人腦仍然作為核心在處理我們的行為。如果放大到城市的角度來看,智慧化系統或許可以充當人腦來處理城市信息。比如杭州在做城市的大腦、中腦和小腦,城市的大腦是阿里巴巴做的,通過數字化管理整個城市,中腦則是對每一個社區進行智慧化管理,小腦針對的是每一個家庭,每一個房間。

由阿里云打造的杭州城市大腦包括公共交通、城市管理、衛生健康、基層治理等11大系統48個應用場景,日均協同數據1.2億條。(圖片來源/中國青年報)

而我們關于未來辦公空間做的最基本的假設就是人是有創意的,但是必須要承認很多人是沒有創意的,或者說他們的創意無法為公司產生價值。如果無法為公司產生價值,那什么是有價值的?人的行為、感官、健康信息是有價值的。是不是有一天我們的辦公家具能夠感受到人的辦公習慣,比如使用空調、電腦的習慣,這些習慣的數據就是資產。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的智慧化是不是會往這個方向發展?Moser在設計時有沒有碰到一些超前的企業通過收集一些員工的信息作為公司的資產?

Nancy:我們公司一直在不斷思考這些問題。創意是做連接,將兩個不相關的東西連接起來,每個人都有這個功能。講到行為,我們在做設計之前會問企業,想要自己的員工有什么樣的行為能夠最大程度地激發生產力。然后我們才會去想怎樣設計空間、材質、聲音來培養這些行為和習慣。但是對人的行為進行數據化還是蠻難的。

主題演講

孫桐,仲量聯行中國區企業客戶解決方案開發董事總經理

中國有半數企業已成為不動產科技應用領域的先行者和快速追隨者,傳統的辦公環境已不能滿足企業和員工對商務辦公品質的追求。科技將貫通在未來工作場所策略和運營的方方面面,為員工提供在家辦公、靈活辦公、遠程辦公的工作粘和劑。“未來導向型企業”進一步增長的態勢,必將改變商辦地產的運營模式,也將促進工作環境設計的創新。

夏春毅,仲量聯行深圳董事總經理

“未來導向型”辦公場所策略實現戰略賦能的四點建議:第一,基于中國高度數字化的生態系統,尋找合作伙伴推動創新,解決企業不動產面臨的挑戰;第二,提升協助性主動性,獲取高管的更多支持,增進IT人士內部智能外包合作伙伴的協助關系;第三,融合科技培養企業不動產團隊的創新思維,采納靈活辦公空間的策略,滿足新一代員工和移動辦公的需求進一步的深化和拓展指標,以此實現企業不動產未來發展辦公的作用;第四,實現辦公場所塑造企業文化的新功能。

Douglas Newkirk,Gensler設計總監

企業的變革是直線的,但是人的改變是曲線,企業需要有良好的系統、良好的設計,才能夠將正確的人聚在一起,才能搭建創新文化。未來的辦公變化也是對員工的技能重新組合,企業要重新培訓員工獲得新的技能。另外,在未來人可能與機器之間是平等的,人工智能軟件的應用具有更大的前景以及想象空間。

Wings Ni,Aecom項目室內建筑師

社交屬性在未來工作場所中變得非常重要,工作場所和虛擬辦公網絡產生了連接,最先進的技術和創造力產生了連接,公司企業和個人情感產生連接,當萬物互連,每個地方都將是辦公室。企業應該敢于擁抱新的工作方式以及新的技術應用,為員工工作注入更多的活力。

古永梅,Steelcase辦公空間策略咨詢部主管

封閉式的辦公室慢慢朝著情景式辦公、敏捷式辦公變化,在這個時候,企業需要考慮變革,精益化的空間管理變革則需要考慮流程,需要考慮敏捷,因為敏捷可能是公司成敗的關鍵的因素之一。另外,只有真正地將空間與人的需求結合起來,改進或重新配置辦公空間, 才能滿足員工對工作環境不斷轉變的需求,進一步提升企業的創新力和抗逆力。

曾逸仁,B+H中國區總監

數字辦公空間、實體辦公空間的融合將改變空間與時間的關系,也將改變人與人的關系。現在正處在一個數字化顛覆時代,企業需要一定是多元、靈活的人才,而這些人才是所有的企業都需要的。所以,企業想要吸引最好的人才,不能只是提供物理上的需求,更重要的是精神上面的輔導。以人為出發點,這樣的辦公環境會是以后的趨勢。

顧曉琳,海沃氏家具(上海)有限公司IDEATION辦公空間策略顧問

神經科學、人工智能、無人駕駛技術已經成為前沿話題,未來也將影響辦公場景的變化。科技把超越現實的感覺帶到辦公場景當中,能夠激勵員工更具活力和創造力,甚至可以做出一些超越尋常的事情。另外,海沃氏家具正在研究如何把聽覺體驗放到辦公場所,把神經科學帶到建筑當中,從而實現更加高效地規劃辦公空間。

國際工作環境設計應用展

隨著科技變革、當代新商業背景與目標的迭代,工作性質已發生顛覆過往的改變,引發工作環境的重構,新的工作環境需求在誕生,催生多元、新型的工作模式需求,伴隨而至的是新機遇。因此,思考工作環境新形態,即是探索辦公行業未來的可能。

本次“國際工作環境設計應用展”是2020年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暨35屆深圳國際家具展的7大主題展之一。展覽以“都市工作環境新常態”為理念,從地產、公共建筑設計、室內設計的視角出發,聯合產品制造、材料開發、通訊、人工智能等垂直領域,進行工作環境形態重構,打造了一個面向未來,跨行業、跨產業、跨國界的工作環境商業生態圈平臺。展覽聚集眾多國際和國內頭部設計品牌,并聯合四家國際頂尖設計公司Gensler、M Moser、Space Matrix、B+H,打造了四個樣板空間——工作盒子,呈現了國際最有影響力的設計機構對于工作環境的思考。

工作盒子:Gensler“探索之旅”、M Moser“共鳴之境”、Space Matrix“無垠之界”、B+H“盒子之外”。

通過3天11場活動,51場設計分享、主題演講、圓桌對話,“工作環境生態圈論壇”以“多元、重構、共生”為主線,聯合商辦地產,國際建筑、設計機構及設計師,與來自產業的科研 機構、制造業、檢測機構業界領袖,共同探討優化工作環境設計商業生態圈的新趨勢,進行了一系列面向未來,跨行業、跨產業、跨國界的高端對話。

本次“國際工作環境設計應用展”立于市場需求基礎上,通過為商業地產、工作環境設計、辦公家具行業提供產品展示、資源分享的生態圈平臺,探索未來辦公空間發展趨勢,推動大灣區乃至全國辦公環境的健康發展。

文字整理+編輯/潘曄

注:主持觀點基于《城市中國》研究中心系列研究成果。未注明來源圖片,均由深圳國際家具展組織方提供。

未來辦公系列研究團隊

《城市中國》研究中心(UCRC)

策劃/崔國+黃梅

研究員/潘曄+宋代倫+唐菲+楊松飛+丁馨怡

首頁 自拍 中文字幕 亚洲 欧美 制服